捡拾垃圾屋内“堆成山”邻居苦不堪言起诉 法院判决后仍不清空被强制执行

捡拾垃圾屋内“堆成山”邻居苦不堪言起诉 法院判决后仍不清空被强制执行

新民晚报讯 (记者 郭剑烽)今天,上海市静安区人民法院在街道、居委会等多方协助下,对一起相邻关系纠纷案中被执行人堆放在房屋内的垃圾进行清除,以强大的执行合力确保生效裁判文书得到有效执行,维护申请执行人的合法权益。

图说:邻居捡拾垃圾成癖,屋内“堆成山” 静安法院供图(下同)

捡拾垃圾成癖,邻居诉至法院

“楼道里恶臭难闻,过道里经常能看到蟑螂、跳蚤。”这样的生活,家住岭南路某号的单女士已经忍受了很多年,一切皆是因为邻居侯某长期将捡来的垃圾堆积在家中、楼道里、平改坡的阁楼上。垃圾堆放不仅导致楼道内蚊虫、细菌滋生等卫生问题,而且侯某家中电线裸露,大部分严重老化,极易引发火灾等安全问题。“侯某家的问题已经有很多年了,我们曾多次做侯某的思想工作,街道领导还上门劝说过。”居委会陈阿姨介绍道。2017年至今,其所在的临汾路街道多次组织力量清运垃圾,但每次清运后侯某仍然我行我素,街道还为侯某找来了专业人员进行心理咨询和疏导,侯某也拒绝接受。碍于侯某在自有住宅内堆放垃圾,街道始终无法逾越政策法规去打通“最后一公尺”入户清理垃圾。2019年再次接到居民投诉后,临汾路街道积极搭建法律咨询平台,引导居民通过司法途径解决矛盾纠纷,2019年底,通过街道搭建平台介绍的专业律师介入,单女士等人将侯某和其共同居住的母亲陈某诉至上海静安法院。2020年5月7日,上海静安法院公开审理并当庭判决侯某应清理堆放的垃圾、杂物,打开了阻碍清理室内垃圾的最后一道“门锁”。

图说:侯某屋内垃圾“堆成山”

上门释法明理,巧借亲属之力

案件判决生效后,侯某迟迟未对垃圾进行清理,单女士等人遂向上海静安法院申请强制执行。6月5日执行立案后,法院依法向被执行人发送执行通知书等,要求其限期内履行义务,但被执行人侯某等仍未履行。执行法官周广元多次上门走访,摸排房屋情况,但始终联系不到侯某。“这个案子不同于普通的执行案件,执行的物品是垃圾杂物,侯某也不是那种欠钱不还的被执行人,因此通常的执行措施可能效果并不理想,我们考虑先做侯某亲属的思想工作。”周广元介绍说。为劝说侯某主动履行义务,减小执行阻力,6月23日,上海静安法院执行局法官至被执行人侯某的弟弟家中,了解侯某及其母亲状况,做好释法明理工作,同时希望其协助法院积极疏导被执行人,在执行当天到现场配合法院执行,侯某的弟弟表示自己愿意配合法院工作。因数次联系被执行人无果,执行法官于6月24日前往侯某住址张贴强制执行公告,限其五日内主动清空,否则法院将依法强制执行。

图说:侯某屋内垃圾“堆成山”

多部门协作,完善执行预案

鉴于被执行人侯某到期仍未清空杂物,上海静安法院决定于7月2日采取强制执行措施。执行法官根据上门排摸情况和执行中可能出现的风险点制定了执行预案。考虑到单女士等人与侯某的纠纷由来已久,为更好地了解案件经过,顺利将本案执结,6月30日,上海静安法院朱建国副院长带队,前往临汾路街道,与街道有关负责人员召开会议,针对治安、医护、消防、消毒等方面进行讨论,完善执行预案,明确各方职责分工。同日下午,上海静安法院召开强制执行前的动员部署会议,就执行期间的重点注意事项作了部署。7月1日,执行法官再次前往侯某弟弟家中,对执行当日的事项进行了说明和确认。

发挥联动机制,强制清空垃圾

7月2日上午9时,由邵伟忠副局长带队现场指挥,执行法官带领法警来到涉案房屋,在小区楼下拉起警戒线,同时临汾路街道领导也带领街道工作人员、居委会志愿者等到场协助法院强制执行,垃圾车、清理人员已经在楼下做好了准备。当日,被执行人侯某委托其弟弟和母亲到场配合执行。因室内的大量废旧物品存放的时间较长,有的已经发霉腐败,房屋内气味刺鼻难闻,执行法官等工作人员在做好防护措施后进入执行现场,清理人员通过窗口的滑索将垃圾打包后运至楼下的卡车上,四十分钟后,房屋过道内的垃圾等杂物清理完毕,已经装了近一卡车,清理出的垃圾除了衣物、水瓶、过期食品,还有床板、防盗门窗、废旧电池等。随后,执行法官等工作人员进入室内进行物品清理。因房屋内杂物较多,如何准确、快速判断各物品是否属于被执行人日常生活所需,成为本案的执行难点。“我们在执行过程中进行了全程录音录像,我们会先根据常识判断一下哪些是生活用品,哪些是超出生活所需的杂物,现场还有街道工作人员、居委志愿者来协助和监督这一过程,进入房间后我们会请被执行人侯某的弟弟和母亲来到现场,确定相关物品的取舍。”周广元介绍道。截至16时,共清理出3卡车,400多麻袋垃圾,清理工作仍在进行中。“这次现场执行,街道和居委会给予了我们很大的支持,不仅派工作人员进入现场协助,还在外围负责服务保障工作,让我们感受到全社会解决执行难的强大合力。”邵伟忠说。